信联上线进入倒计时 骗贷多头借贷无处遁形

2017-12-26 14:00

  现金贷乱象不仅加速了各项监管措施渐次落地,也加速推动信联(尚未确定名称)的落地。

  现金贷乱象不仅加速了各项监管措施渐次落地,也加速推动“信联”(尚未确定名称)的落地。

  12月20日,第一财经记者从接近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人士处获悉,由央行主导、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牵头筹建,针对互联网金融机构的个人信用信息平台即将于年底正式成立,该平台旨在将央行征信中心未能覆盖到的“征信空白”人群个人金融信用信息归纳在一起。

  另据一位接近中国互金协会的人士向第一财经记者确认,该平台最终落地的具体信息将于近期公布。

  此前,第一财经获悉,一个从去年便由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着手筹建的“信用信息共享平台”有望于近期正式开通查询。一位接近该平台的人士透露,早在2016年9月,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便开始接受会员机构报数(包括平台逾期、违约数据),近期将会开通查询,目前正处于多次调试系统中。

  业内人士表示,该信用信息共享平台的上线,是针对现金贷乃至互联网金融行业更为深层次的规范性治本工程。针对当前各类互联网金融机构鱼龙混杂,客群又游离于央行征信体系之外的局面,该平台开通查询将有效遏制骗贷、多头借贷严重等乱象。“信联”上线日,在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第一届常务理事会2017年第四次会议上,协会审议并通过了中国互金协会参与发起设立个人征信机构的事项。据报道,在股权架构上,平台采取与“网联”类似的方式,中国互金协会持股比例在36%,芝麻信用、腾讯征信、深圳前海征信等8家有望获得央行个人征信牌照的试点机构各持股8%。注册资本为10亿元。

  这涉及到上百家互金机构的对接,以及重塑已有互联网金融个人信息市场,工作并不简单。上述8家个人征信机构之一的内部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涉及该平台运行机制与各家个人征信机构协作的问题还在紧密商榷中,目前“业务未受影响”。另一家个人征信机构内部人士则对记者指出,关于出资8%的问题还有待进一步确定。

  由于此前网贷与小贷公司授信时查询用户共债与逾期情况,大多是与大数据风控公司合作,此次信用信息共享平台的筹建,除了上述8家机构外,大数据风控公司也参与进来。

  对于各类互联网金融机构而言,接入该平台已经进入倒计时。第一财经记者从某P2P网贷机构人士处获悉,该机构正在紧锣密鼓筹备接入,上周互联网金融协会组织接入项目学习会,该公司产品部门参会学习。

  一边是诸如蚂蚁金服这样的互金巨头,一边是初成规模的小互联网金融平台,同时接入该平台如何确保会员机构之间的与义务对等?

  对于该平台的运行机制,上述接近该平台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从数据看,接入会员是平等的,一切按照市场化运作,不存在“搭便车”行为。具体而言,机构数据量大,报的数(逾期、违约)越多,查询的征信报告也越多,查询的价格上也越优惠。

  他称,目前P2P网贷以及各类业务涉及借贷的中国互金协会会员机构,将各家平台用户逾期、违约的信息提交到协会,协会做一个平台。开通查询后,除银行产生的征信外,还会从互联网金融领域产生一份征信报告。

  可以预见,未来互金版个人征信平台将成为互金行业的风控基础设施。不过,并不像银行被要求必须向央行征信数据,受到央行征信管理条例约束,该平台对于接入机构是自愿的市场行为。不过业内人士表示,这个市场驱动力很强,各家都对该平台基础设施兴趣浓厚。不能查询的网贷机构,风控能力将大打折扣,风险定价也必将提高,从而竞争力。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目前多地互金协会、网贷机构、第三方征信机构纷纷推出类似“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功能的信用信息共享服务,以解决行业内共债乱象。不过,由于规模小,没有背景或区域性强,而面临诸多问题。例如,有的数据共享平台即采用贡献越多、查询越多的模式。比如一些小平台为了能在数据共享平台上查询到更多的数据,进行数据造假,导致一些数据共享平台上的数据质量并不好。

  “数据共享机制的首要问题是数据真实性。”宜信致诚总经理赵卉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分布式信息共享模式或许能解决这一问题。这些平台不拥有数据,只提供字段,数据仍在各家机构数据库,“平台提供数据转接。”

  当然,行业内也有一些第三方数据公司,通过爬虫技术或其他渠道获得用户数据,进行数据买卖。一位接近中国互金协会人士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信息中介与信用中介有很大的区别。”

  “互金版信用信息共享平台的诞生对行业风控而言非常重要。”上述人士介绍,去年协会便开始组建信用信息共享平台,各会员单位接入后把逾期、履约等信用信息提交到协会,协会未来将开通查询,目前已经进行了多次测试。这样,除了央行的个人征信信息查询外,在互联网金融领域,互金协会也可以提供一份相应的征信报告。

  多位受访人士表示,在信用信息内容中,也是其中一部分。“只有法院失信被执行人、老赖等才算是,任何人或任何机构是不能够通过借款人的行为对其进行‘标黑’的。”目前,很多地方互金协会也推出信用信息共享平台或打击羊毛党、多头借贷共享等数据服务。业内人士表示,初衷是好的,但这有可能造成信息孤岛。由每个机构的小孤岛变成区域性的大孤岛,“只有完整的履约信息才是价值性的体现。“

  “风险名单也可以叫做,市场上有无数的提供者,但是并不会标注来源,也不会告诉风险类型。很多的数据通过一次性买卖得来,并不知道,也不确定信息的时效性,比如该中的风险发生时间是在多年前,对现在查询的意义可能几近于零。”赵卉表示。

  “风险名单应该有时效性,例如5年之内,并标注风险发生的时间;同时,告知欺诈的类型,比如是组团骗贷还是资料虚假等。”赵卉表示。

  她认为,大数据风控是必然趋势,因为其覆盖的人群是没有征信历史记录的,因此需要一些另类数据或者非传统的数据去对这一人群物画像和风控。“未来这个平台是由主导的一个中心机构,真正把所有的共享做起来,把所有社会上的非银行金融机构的数据收进去。”赵卉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