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书:中国的传统曲艺比文艺晚会还过瘾嘴皮子一动上下五千年

2017-10-19 16:26

  一是唱大鼓。乐器是一面扁圆形的小鼓,放在颤悠悠的朱架子上,手持两块用黄铜制成的半月形鸳鸯板。大鼓书目一般以、征战打仗为主,如《隋唐演义》、《薛礼征东》、《罗通扫北》等。随着大鼓的铿锵之声,配上鸳鸯板的清脆的节拍,说书人唱到:俺这边敲响了牛皮大鼓,掂响了漂洋过海的犁铧铁,请各位在一旁蹲蹲坐坐,别嫌俺破喉咙哑嗓,俺这边告禀唱将下去了……

  二是唱琴书。我们这里叫瞎腔,因为是由盲人行乞谋生演变而来的一种民间曲艺。乐器是一把扬琴,还有一块梆子,悬挂在木架上的两块木板中间,用麻绳串起来绑在盲人的右脚上,盲人手一边拉扬琴,一边用脚踩着点,梆子就会有节奏地敲打木架子的木板,发出节拍声,盲人便随着梆子的节奏声唱下去。琴书书目大多以才子佳人、公子小姐姻缘戏为主,如《王二姐思夫》、《王天宝下苏州》、《李双喜借年》等。

  三是说评书。他们的行头简单,一把纸扇,或者是一块醒木,犹如县官的惊堂木一般,主要是在说书的间隙敲打一下,以提醒人们的注意。评书的书目以行侠仗义、断案为主,如《三侠五义》、《包龙图》、《施公案》等。

  说书人方寸之地就是一个舞台,一人兼扮男女老少、生末净旦丑,除嘴皮子利索外,说学逗唱样样都得精通,特别是功夫十分了得,马蹄声、驴叫声、婴儿啼哭声等等,学什么像什么。喜怒哀乐,阴晴圆缺,令人耳不暇接,捧腹大笑。在地摊上说书要能抓住人,如果说唱的情节不紧凑,松松散散的,没有吸引力,听书的人起身就走,场上还有两三个人在那里听,说书人是很尴尬的。说书人一上来是不入正题,先说一个小段子,短小精悍,有的是以插科打诨吸引人,幽默诙谐;有的是以故事曲折赢人,悬念迭生。等听书的人聚拢的黑压压一片时,这才正式开篇。

  记得当时说唱最好的是台儿庄街的罗跃,他既会唱大鼓,又能说评书。真是鼓声一响千军万马,钢板一掂春夏秋冬,嘴皮子一动上下五千年。在时期,一些帝王将相、才子佳人的书目不让说了,说唱的大多是战争年代的内容。罗跃根据当时的经典小说创作的评书《平原游击队》、《仇》和《烈火金刚》等,很受听众欢迎。他在说书时确实进入了角色,时而悲痛,时而兴奋,时而。听众也随着他的表情而如痴如醉。如他说到日军时,把日军面目、模仿得惟妙惟肖。听众填膺,怒不可遏,真想上前把他揍一顿;在说到百姓时,他声音嘶哑,如泣如诉,声泪俱下。听众也情不自禁,泪流满面,唏嘘不已。那时候罗跃喜欢卖关子,说到大约半个小时的时候,悬念出现了,在这关键时刻,他突然打住,说上一句:让俺歇歇喘喘弄袋烟。罗跃抽的是金鹿牌香烟,他点上一支烟三两口就吸完了,一连要抽上五六支烟,满场香气弥漫。

  这个时候,他的徒弟就开始集钱,听众每人交2分、5分不等,交多少都行,不交钱也让听。一场下来能弄三、五块钱。钱集完了,罗跃也吸完烟了,这时候,他抖擞,醒木一敲,高声说道:闲言少叙,书归正传,书接上回往下说,于是又继续说下去。说到最后要起场时,听众还意犹未尽,不愿离去,他就再说上一个小段子,然后起身抱拳,说道:且听下回分解。人们这才不情愿地离去。